法治日报:“奥特曼卡片”走红背后,“成瘾”问题不容小觑

发布日期:2022-05-07 12:04    点击次数:96

  法治日报微信公号

  家住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街道的李华最近遇到一件烦心事。今年春季开学后,上小学四年级的孩子迷上了“奥特曼卡片”。这个春节,孩子得到一千多元的压岁钱,居然用其中的数百元买了“奥特曼卡片”。“没想到我们为孩子攒的这点钱,居然都捐给了卡片公司了。”

  “奥特曼卡片”是注册地在浙江省义乌市的浙江卡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浙江卡游”)生产的一种系列卡片,每张卡片上印有一个奥特曼系列动画片中的奥特曼或怪兽,并标有攻击力等不同数值,卡片按照稀缺性,分为N、R、SR、SSR到HR等不同级别。

  随着国家对网络游戏持续加强管控,强制推行防沉迷模式,一些未成年人在网络游戏中渐渐失去阵地,但一颗想玩游戏的心却始终没有停下。2021年下半年开始,“奥特曼卡片”逐渐在中小学生中流行起来。

  另类“盲盒”再次风靡

  一位四年级的吴姓小朋友告诉《法人》记者,“奥特曼卡片”通常每包中有5张卡片,价格从2元、5元、10元到更贵的都有。拆包之前,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哪5张卡片。但是,价格越高,抽到“好卡”的概率越大。“‘好卡’就是稀缺性级别高的(至少是SSR级别),攻击力强的,或者‘电视卡’(带有3D立体视觉效果的卡)。不信你可以试试,5块钱一包的和10块钱一包的,里面卡片的等级是不一样的。”他斩钉截铁地说。

  记者来到位于海淀区学院路街道的校外小超市。在文具区,记者并没有发现“奥特曼卡片”,询问店经理后得知,由于卖得火爆,“奥特曼卡片”被挪到了收银柜台上。“赛迦奥特曼”“迪迦奥特曼”“泽塔奥特曼”⋯⋯仅这家店内就有近十个系列的“奥特曼卡片”。

  记者购买了两包10元的奥特曼卡片,共得到10张卡片,其中一张被标注为“HR”等级,看上去与其他卡片不同,有明显的3D立体效果,这就是吴姓小朋友口中的“电视卡”。

  店经理还向记者推销一种以盒为单位售卖的卡片,100元一盒。“性价比比按包买要高一些,容易抽到‘好卡’。”此外,还有一种售价30元一盒的卡片,里面是3包10元的卡片。“越贵的越容易有‘好卡’。”店经理的话与吴姓小朋友如出一辙。

  按照店经理的说法,“奥特曼卡片”存在已久,但在小学生群体中开始流行,有如当年悠悠球、“水浒英雄卡”、“三国群英时空魔幻卡”的风靡程度,是从去年下半年才开始的。记者注意到,彼时正是国家限制未成年人玩网络游戏,“防沉迷系统”开始取得一定收效之时。“从今年春季学期开学之后就愈演愈烈了,一放学就有好多小孩子来买,有的孩子家长不给买就哭闹。”

  记者发现,“奥特曼卡片”在玩法上与“盲盒”相似,但也有不同。

  “盲盒”开封前不知具体是哪一款,洛阳美迪雅瓷业有限公司每个系列的盲盒会有一到两款“隐藏款”,抽到“隐藏款”就如同抽到了大奖,因为“隐藏款”的稀缺性远远大于公开款,就相当于“奥特曼卡片”中的“好卡”。但“奥特曼卡片”没有“隐藏款”之说,所有款式全都“明码标价”,规定了稀缺性等级。

  此外,“奥特曼卡片”对人物形象的IP开发次数远大于“盲盒”。“盲盒”与“奥特曼卡片”都可以有非常多的系列,但“盲盒”对“哈利·波特”系列开发出十几个形象之后,会转而开发“迪士尼公主座”“火影忍者”等其他系列,而“奥特曼卡片”则是在一个已经存在了50多年之久的“奥特曼”形象上进行重复开发,每推出一个新的系列,就可以出一套新的卡片。

  售卖不确定性,成就大生意

  记者了解到,“奥特曼卡片”的生产商“浙江卡游”从“新创华”公司获得IP授权后,便一个系列接着一个系列地生产“奥特曼卡片”。“新创华”公司则从奥特曼形象的版权公司——日本万代公司获得了中国大陆地区的版权总代理权。也就是说,日本万代将奥特曼版权授予“新创华”,“新创华”获得代理权之后又将奥特曼形象在卡片上的使用权授予“浙江卡游”。

  值得注意的是,奥特曼系列动画片在它的老家日本走势已经衰微。由于内容中有一定暴力情节,奥特曼在日本的青少频道一直被禁播。然而即便如此,万代公司2021年财报显示,公司总收入依然有86亿日元,预计2022年这一数字将达到95亿日元。而中国大陆是万代公司最大的海外市场。

  记者了解到,“浙江卡游”在2021年获得了红杉资本600万的融资,估值已经达到10亿美元之多,而在“盲盒”界首屈一指的公司“泡泡玛特”,目前的市值也不过800亿港币。受到资本市场青睐的“浙江卡游”,被称为呼之欲出的“卡片界的泡泡玛特”。

  版权代理商“新创华”官方网站显示,这家公司对奥特曼的版权授权有八个方向:商品化授权、代言和促销授权、出版授权、空间授权、影视合作、展会和活动授权、游戏授权和线上增值授权。“新创华”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从日本万代购买版权代理权,然后再授权给国内想使用奥特曼形象的各种机构。这也意味着,对“浙江卡游”的商品化授权,其实只是“新创华奥特曼江湖”的冰山一角。

  “也有盗版的,虽然看上去差不多,但孩子们并不买账。”一位等候学生放学的家长告诉记者,未经授权的“奥特曼卡片”,不论是哪个款式哪种等级,都没有“卡游”二字,价格也比正版便宜不少。

  “买盗版的在班里抬不起头来,还不如不买呢。”吴姓小朋友对记者说。

  而“奥特曼卡片”风靡的背后,“成瘾”的问题不容忽视。上述家长告诉记者,有的孩子成盒狂购,只为要自己还没攒到的一两张“好卡”。“如果一盒里没有那一张他想要的卡,这钱就白花了,孩子会把这一盒都扔了。”

  “全扔了倒不至于。”吴姓小朋友对记者说,“同学之间是可以互换的,如果我有5张SSR的卡,对方有一张HR的卡正是我想要的,就可能达成交易,以卡换卡”。

  “卡片盲盒”该如何监管?

  与“盲盒”相同,“奥特曼卡片”售卖的也是一种不确定性,即拆包之前不知为何物,这种透明性明显不足的商品类型,究竟该如何定义?算不算一类特殊商品?

  去年,“盲盒”市场出现消费者权益事件后,中国消费者协会曾就“盲盒”市场的一些乱象发出过消费提示,但与“盲盒”玩儿法有诸多相似之处的“奥特曼卡片”,却没有被消费者协会发出过任何提示。

  “目前我国只对博彩业进行了单独立法,‘盲盒’也好,‘奥特曼卡片’也好,还够不上彩票和奖券那样的偶然性。”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对记者表示,对“奥特曼卡片”的监管,可以从消费者权益保障的角度,保证消费者的知情权是商家的义务,这一点“奥特曼卡片”制造商应当特别注意。“与‘盲盒’隐藏款一样,那些所谓稀缺性高,等级高的‘好卡’究竟有多少?是真有还是压根就没有?这都是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赵虎表示,商家正是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触发消费者的“中奖”心理,让他们永远也买不着,如果真有这样的事,肯定涉嫌欺诈消费者。

  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奥特曼卡片”的确容易引发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但在法理上似乎难有定论。赵虎告诉记者:“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确有对向未成年人兜售商品的规定,规定商品不得危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但如果一定要说‘奥特曼卡片’伤害了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就太上纲上线了,还达不到被追责的程度。”

  此前曾发生过孩子偷拿家中的钱,大肆购买“奥特曼卡片”的事件。据杭州当地一家媒体报道,一10岁男孩背着家长,拿出1300元压岁钱买了“奥特曼卡片”,经有关部门调解,文具店店主退还了1000元。

  对于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家长是否有权要求退款,赵虎建议,有关部门对未成年人购买商品设置一个价格上的上限,一旦超过这个上限,就应视为未成年人购买了超出自己处置能力的价格的产品,应当有权追回,毕竟未成年人是限制行为能力人。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墨轩

A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