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抑云”起诉腾讯音乐不正当竞争,在线音乐是一门怎样的生意?

发布日期:2022-05-17 10:17    点击次数:152

4月27日,网易云音乐突然发文,表示自己已经把腾讯音乐给吿了,怒气值直接拉满,直言因腾讯音乐的不正当竞争造成国内在线音乐“寸草不生”。

网易云的起诉声明有点出长,洋洋洒洒的写了5千字,详细论述了腾讯音乐的五宗罪:

QQ音乐在不同地区盗播网易云热门歌曲。

导入歌单功能侵权

批量化冒名洗歌,恶意截流

抄袭网易云音乐黑胶播放页设计

抄袭网易云音乐“一起听”等功能

腾讯音乐方面这次倒是没有直接公开回应,品牌公关负责人朋友圈发文表示:“大家还是继续专注做正确的、有助于行业发展的事儿吧!”、“腾讯音乐不会加入打嘴架的行列。”

双方你来我往,直接“撕”上热搜。按道理,我们需要看戏就行了,然而面对同质化严重,抄袭成风,好作品越来越少,两大在线音乐平台互掐,最终受伤的还是广大音乐爱好者。

站在投资的角度看,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互掐,中国在线音乐的竞争格局与商业模式或许更值得我们去思考。

01

在线音乐“一超一强”

在线音乐最大的竞争其实就是版权之争,谁能获得更多的版权,谁就能拥有更多的用户量。背靠腾讯这颗大树,腾讯音乐最为财大气粗,自成立以来就花重金“买买买”,先后拿下包括华纳、索尼、英皇在内的20多家头部唱片公司的合同。

不过最值得让人称道的是腾讯拿下了周杰伦和五月天的版权,而这也成了日后腾讯和网易在这场版权斗争的焦点。

同时,在腾讯的牵头下,促成QQ音乐、酷狗和酷我和三家合并,成立了我们今天所说的腾讯音乐(TME)。

根据研究公司艾媒咨询2016年公布的数据显示,酷狗是中国最大的移动音乐服务,市场份额为28%;QQ音乐排名第二,份额为15%;酷我音乐以13%份额位居第三,也就是说,合并后的腾讯音乐市场份额达到了56%,成为绝对的超级老大。

不过谁也没想到作为最晚进入在线音乐赛道的网易云音乐能够突发猛进,成为腾讯音乐的唯一竞争对手。

相比于腾讯音乐花巨资收购版权和同行公司的模式不同,当各大在线音乐的巨头们为看版权打的头破血流的时候,洛阳美迪雅瓷业有限公司相对佛系的网易云音乐则将更多的资源和精力放在了打磨产品上,网易云音乐一手打造的“云村”和“歌单”成为公司的核心突破口,两年的时间里突破1亿的注册用户,为日后站稳脚跟打下基础。

然而,版权始终是网易云音乐过不去的坎,面对腾讯音乐筑起的版权围墙,网易云音乐越来越多的歌单被迫变灰,大量歌曲被下架。

在版权落后的情况下,网易云想奋起直追,但仍是有心无力,想买,面对的却是无版权可买的境地。

网易云音乐上依旧存在着未授权的音乐,腾讯音乐也率先向网易发难,2018年,腾讯音乐因网易云音乐侵犯周杰伦音乐作品版权将其告上法庭,最终网易败诉,不得不下架相关音乐并向腾讯音乐赔偿85万元。

不过无心插柳柳成荫,网易云音乐在前期布局的“原创音乐”在版权之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价值。许多入驻网易云音乐的年轻音乐人,为网易云带来大量的原创热歌,缓解了版权急缺的局面。

相比于网易云音乐的“幸运”,在线音乐的其他玩家们全部惨败,百度音乐、多米音乐纷纷出局,依托阿里的虾米音乐也没能走出失败的命运,以停服收场。

02

陷增长困境,盈利模式单一

腾讯音乐仍旧是在线音乐的超级玩家,不过相比于前几年的意气风发相比,腾讯音乐面临着增长乏力,流量进入天花板的局面。腾讯音乐营收增速放缓的同时,净利润出现较为明显的下滑。

腾讯音乐2021全年实现营收达312.4亿元,同比增长7.2%;净利润为32.2亿元,归母净利润为30.3亿元,同比下滑27.1%。

用户数量进入天花板,难增长也是腾讯音乐要面对的一大问题。2021年末,腾讯音乐在线音乐移动MAU同比下降1%至6.15亿,不过在打击盗版和多年的市场培育下,腾讯音乐的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增长36.1%达7620万,用户付费率为12.4%。

腾讯音乐虽然业绩增长势头不再,但整体仍然维持着较高的盈利水平,与之相比,作为“老二”的网易云音乐似乎日子不太好过,2021年网易云音乐仍旧巨亏超10亿元,过去四年总共亏损近60亿元。

网易云音乐自去年底在港交所实现上市,成功融资27亿元人民币,暂时解决了燃眉之急。不过与财大气粗的腾讯音乐相比,网易云音乐账上的现金只有30亿元,这点钱无法再支撑网易云再度开展版权大战。

网易云音乐起诉腾讯音乐,看似有理有据,在无版权优势也无资金优势的背景下,实则是无奈之举。2021年网易云音乐的月活跃用户仅增长了210万人,同比仅增长了1.2%。

从以上两者业绩的对比来看,虽说腾讯音乐看似更强,但是两者的营收结构单一,付费会员收入为主要收入来源,商业化的变现能力较弱。

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均是两者的主要收入,可见商业模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都是以音乐作为流量的入口,依托流量拓展新的收入。

更为值得一提的是,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快速崛起,越来越多的抖音神曲不断冲击着原有音乐娱乐生态,传统的宣发模式也随之改变,越来越多的唱片公司、歌手主动选择到短视频平台上进行新歌首发。

03

结尾

版权之争耗费了企业大量精力和资源,无疑将企业拖入无尽的深渊当中,高成本和低毛利率是在线音乐的常态,单纯的依靠会员收费的模式难以改变现状,新平台的出现也将挑战原有的商业模式。

互掐并不能改变自身的困境,内容创新、原创音乐、商业多元化才是在线音乐平台向前发展的核心动力,也才能构建起公司的护城河。

A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