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关算尽, 步步为营的吴秀波, 还是被刚出狱的陈昱霖给弯道超车了

发布日期:2022-05-05 11:35    点击次数:162

陈昱霖,称得上是中国娱乐圈近20年以来最嚣张的第三者。

没有之一。

7年,2555天,61320个小时。

在知道吴秀波有家庭,有孩子的情况下知三当三,还打着不谙世事为爱献身的大旗。

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恋情,从一开始就能看到头。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陈昱霖不懂,等到懂了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已晚。

01

成名后,在叔圈里独领风骚,混得风生水起的吴秀波说过这样一句话。

我是一个不会说不的人,谁扑我,就扑着了。

就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所有人都以为吴秀波在开玩笑。

谁曾想,他说的是真的。

从小,他就为了不主动而“机关算尽”。

因为不喜欢家里严肃的氛围,不喜欢父母和同父异母的哥哥。

吴秀波有家不回,在八姨家长大了。

家兄酷似老父亲,一对沉默寡言的人。——吴秀波

因为受不了老师嫌弃的眼神,吴秀波15岁就成了个社会闲散人员。

因为想“不劳而获”。

吴秀波靠着在公园打拳的三脚猫功夫和三寸不烂之舌,进了铁路文工团。

又因为受不了约束,辞了职。

在非主流音乐圈子中混几天日,成了沙宝亮口中的“京城夜场一哥”。

这不是破罐子破摔,而是养精蓄锐。

靠唱歌赚了15万,吴秀波出唱片,干餐饮,开美容院。

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日子也不算难过。

时间来到吴秀波31岁这年,他想结婚了。

先成家后立业,都31岁了,该有个家了。

2000年,吴秀波和何震亚相约北海公园。

说真的,那时候的吴秀波对婚姻没什么奢望。

“我没有固定工作,连5000元都拿不出来,还有我以前谈过恋爱。”

这是吴秀波对何震亚说的第一句话。

“我出身普通,没有惊世美貌和高学历,我也谈过恋爱,失败了,到现在还没有嫁出去。”

这是何震亚对吴秀波说的一句话。

可能是彼此二人同样对婚姻并无任何幻想和憧憬,所以恰巧合拍。

他们结婚了。

假设吴秀波一直过着个人商户的生活,可能他还真能跟何震亚将就一辈子。

但很可惜,江湖儿女,冯小刚早期的御用女演员刘备出现了。

先是高薪聘用了吴秀波当经纪人,当着当着,刘蓓感觉有点屈才了。

赶巧了,当时张建正好想拍《立案侦查》。

刘蓓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吴秀波拽进了剧组,点名承包了男一号。

自此,改变了吴秀波的生活轨迹。

02

2011年8月,女二号陈昱霖闪亮登场。

盛夏的北京城,《下一个奇迹》正式开拍。

这部戏中,吴秀波除了要当男二号,还兼任了整部剧的制片人。

所以很多营销号说吴秀波是大器晚成,菀儿是不同意的。

人家抱着京圈当红炸子鸡刘蓓的大腿,和冯小刚为首的二代名导称兄道弟。

虽说在荧幕前不出名,但的的确确跟困苦俩字不沾边。

也是在这个剧组,吴秀波和陈昱霖相遇了。

彼时的陈昱霖,就是一个十八线以外的“糊咖”。

她的野心,远远不止于此。

咱们仔细翻看一下这姑娘早些年的动态,她分享欲望是很强烈的。

十几岁就学会了端着笑脸,出现在各种看似豪华的社交圈中。

换句话说,她太想摆脱普通人的出身,成为一名挥金如土的名媛了。

最好的方法,自然是成名。

18岁那年,陈昱霖花枝招展站在了《星光大道》的舞台上。

失败了?没关系。

微调过后,第二年站在了《极限高歌》的海选舞台上。

再次失败?也没关系,陈昱霖开始尝试其他风格和其他海选。

《快乐女生》、《歌唱新星》等当红偶像选拔节目,她都上过。

很可惜,成绩不太理想。

歌手排不上号咋整?

得,这姑娘也懂变通,成了一名演员的预备选手。

每天唯一的任务就是站在镜头前录制各种试戏视频,一遍遍地自我介绍着。

“各位老师好,我的名字叫...”

吴秀波担任制片人的《下一个奇迹》,是陈昱霖的萤幕首秀。

一个正常运转的剧组,有导演、编剧、制片人和演员。

这些个职位可能会一人多兼,也可能一职多人。

从最简单,最好理解的角度去说。

拍戏时,导演最大。

他的任务就是把编剧整理出的文字语言转化为镜头语言。

而制片人则最具有话语权。

相当于军队里的总司令,粮草啊,排兵布阵啊,沟通投资啊,选角啊,搞各种关系啊等等。

总之他要是想管,他就什么都管得到。

也就意味着,除了说一不二的甲方爸爸,吴秀波的本事是最大的。

他想让谁领盒饭,谁就会领盒饭。

这么一个闪亮亮的事业敲门砖, 杭州凯骏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陈昱霖不想,也不可能放过。

03

其实从这个时候开始,吴秀波就先掉进了陈昱霖的“圈套”里。

陈昱霖不自知,满心满眼都是跟制片人搞好关系。

自然绕不过拍马屁这一步。

马屁拍得不好才叫拍马屁。马屁如果拍得好,那叫情商高,叫生活的艺术。

张小娴曾说过:“重量级的情话要轻得像一根羽毛,不经意飘落在对方心里,却正好搔着她的痒处。”

这方面陈昱霖显然是个行家。

“笑容好亲切,也时真的很帅。”——陈昱霖早期微博截选

字里行间有崇拜,有赞美,有欣赏,满脸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巧了,当时的吴秀波接触过有想法,有梦想的女人,接触过永远为自己妥协的妻子,接触过无数酒吧夜店里游戏人间的花蝴蝶。

就是没有处过陈昱霖这种满眼崇拜的。

俩人处着处着,就成了知己。

但他们忘了,自古以来很少有人能够兼顾知己和爱情,尤其还是异性且年轻的知己。

那时的吴秀波说话很幽默,很会讲笑话,也会和陈昱霖分享一些有趣的事。

当得知陈昱霖星途暗淡,压力很大的时候,他主动过来安慰这个女孩,还请我去唱K。

帮她释放悲伤的情绪。

吴秀波的安慰是陈昱霖渴求的温暖,克制不住的情绪。

在明知道吴秀波已经娶妻的情况下,某天,他们跨过了那条线。

陈昱霖管这种关系,叫爱情。

刚开始,陈昱霖想要借吴秀波的手进入娱乐圈,接触到更多更好的资源,走一条很多人不屑去走的近路。

为此,她也付出了很多。

在镜头前装作毫无关系,不逼吴秀波离婚,只想永远做他金屋藏娇的那个人。

结果显而易见,吴秀波在娱乐圈并没有为陈昱霖提供任何帮助。

有家室的他告诉怀中的小娇妻:木木啊,世道险恶,女孩子还是在家待着得好。

翻译一下,吴秀波应该是想表达:木木就是颗「定时炸弹」,还是关在家里安全。

吴秀波下了一盘大棋,他一直防着陈昱霖成名。

但灰姑娘出身的陈昱霖应该压根不care能不能演戏。

不管唱歌还是演戏,都只是陈昱霖过上挥金如土生活的一种途径。

过程是怎样的,她不在乎。

一个是图肉体和精神上快乐和刺激,一个是瞄准对方口袋里的钱财。

吴秀波这样的人精,自然懂陈昱霖想要什么。

况且从2014年开始,自己时来运转。

片约越来越多,片酬越来越高,成为了叔圈的顶流。

说白了,能拴住陈昱霖心的,不是吴秀波老道的恋爱手段,也不是他的PUA行为。

更不是所谓的精神囚禁,而是能使鬼推磨的金钱。

这7年,吴秀波混得风生水起,跟妻子接连生下了大儿子憨憨和小儿子小宇。

在人前扮演者好父亲,好丈夫,好演员的形象。

而毫无正当工作的陈昱霖活得就更加洒脱了。

普通人打20年工也买不起的名牌手表,她拥有好几只。

出门代步工具,最少百万起步,跑车,房车,商务车应有尽有。

几十万,几百万的包包,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菜篮子一样的存在。

为了去购物,甚至包过豪华私人飞机。

从她的 ins 里随意拎一件东西出来,都不下万元。

04

露水情缘,终究难以长久。

陷入到对方陷阱中的两人,总有清醒的时候。

陈昱霖发现,吴秀波厌倦了。

脾气开始变的暴躁,还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

也时这个时候,吴秀波很陈昱霖之间的关系急转直下。

据某知情媒体报道,意识到自己即将成为过去式的陈昱霖。

曾数次问吴秀波要过大额数字的分手费。

刚开始,吴秀波为了保持形象,选择了妥协。

奈何陈昱霖的胃口越来越大,张口要了10个亿。

这则消息的真实性存疑,具体是不是真的,咱们现在已经无从调查。

所以建议大家理性吃瓜。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一起的第七年,也就是2018年,陈昱霖和吴秀波谈崩了。

那年9月份,她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发长文称:

我和已婚男演员吴秀波这7年来,一直保持着地下恋情,还暗示有吴秀波除了自己之外,还拥有不少的红颜知己。

于是,吴秀波的好男人形象一落千丈,声名尽毁。

陈昱霖不傻,懂得利用舆论毁掉一个人。

吴秀波更不傻,没有把陈昱霖当成一个真正的傻白甜,而是给他画了一张大饼。

同年11月份,吴秀波和陈昱霖达成了某种协议,在外“避难”的陈昱霖只身踏上了回国的道路。

谁知,等待她的不是荣华富贵,而是一副冰冷的手铐。

是的,名声扫地的吴秀波以敲诈勒索的罪名报案了。

刚刚下飞机的陈昱霖还没搞清楚东西南北,就被有关部门以“涉嫌敲诈勒索”的罪名拘留了。

这下,可把陈昱霖的父母给急坏了。

尤其是在得知,吴秀波指控地目的是要送陈昱霖10年地牢饭,他们更坐不住了。

先是发布了一则类似于威胁的道歉声明,无果之后又开始向吴秀波求情。

并做出了承诺:“请您放木木一马,我们作为父母一定会好好管教和约束,不在给您添一点麻烦。”

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私人恩怨,为什么能上升到法律层面呢?

这还多亏了一个关键性证人的存在,这人,也是老熟人了。

吴秀波的妻子,何震亚。

这位本该大发雷霆的原配夫人,借用丈夫工作室发布了声明,和吴秀波统一了战线。

将陈昱霖对丈夫索要钱财的概念,上升到了自己的整个家庭。

“我们家面对长达一年半的威胁于恐吓,对方一次又一次地索要钱财,从几百万到几千万,我们尽力规劝,对方和其团队愈演愈烈,我们实在没招了,别骚扰我们。”

是 是 是

你们几个人玩得一手好牌,可把吃瓜群众忙了个够呛。

8月份为陈昱霖讨回公道,大骂吴秀波渣男。

骂了俩月发现自己意识里的“苦主”被警方逮捕了。

曾经的浪子怨崖勒马,被正宫娘娘原谅了,将知三当三,还贪心不足地“受害人”告进到了警察局。

曾经的原告变被告,最后又变成犯罪嫌疑人。

一个搭上了自己的青春,一个赔上了自己的事业。

意气风发的吴秀波,贪心不足的陈昱霖,一场牢狱大战过后,全折了进去。

电视剧都没这么狗血吧。

05

还别说,没有他们做不到,只有咱们想不到。

谁能想到,都2022年了,这场大戏又双叒叕开演了。

只不过这次,吴秀波和陈昱霖的现状两极反转。

可能是顾念着7年的旧情,吴秀波网开了一面。

亲手送陈昱霖进监狱不假,但最终也只判了3年不到的刑期,罚了10万块钱的罚款。

和10年牢狱之灾、堪称天价的赔偿金比起来,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2021年,陈昱霖刑满释放了。

出狱后的陈昱霖和她的父母履行承诺了吗?

履行了。

自打出狱之后,陈昱霖就和演艺圈与吴秀波划清了关系,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疑似找到了新的幸福,一名没有露脸的异性,以极高的频率出现在陈昱霖的社交帐号上。

这位,也不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人。

身上随便一件外套,都是万元起步,就算不是顶级富豪,至少也是个富家小开。

唯一和吴秀波扯上关系的,还是和“儿子”的照片。

2021年末,陈昱霖在账号上晒出了和一名小朋友的合影,并在评论区表示这是儿子。

出狱才一年,就能有这么大一个儿子?

现怀也来不及吧。

按照时间推算真相只有一个,这个孩子难不成是吴秀波的?

咳咳,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

陈昱霖和吴秀波对这个孩子都没有过多解释过,一切全是假设。

但不难看出,陈昱霖如今的生活,还是远超普通人很多的。

穿金戴银,名牌加身,豪车豪宅一个不缺。

再反观曾经的金主爸爸吴秀波,他现在比陈昱霖可惨多了。

2019年风波过后,吴秀波赶上了内娱大整顿,复出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无奈回归到了幕后。

2020年,吴秀波投资的项目接连亏损,开始了拆东墙补西墙的道路。

2015年刚刚入手的国外豪宅,以470万美元的价格贱卖,亏损了将近500万人民币。

到了2022年,吴秀波的窟窿更大了。

投资项目一年亏损了2.06亿元,这是个什么概念。

无业的吴秀波每天一睁眼,这个集团就亏了50万。

虽说还不至于拍卖名下房产还债,但长此以往,可能就成为了压死吴秀波的最后一根稻草。

结语

时光荏苒,三年一晃而过。

陈昱霖照样吃香的喝辣,生活如意。

而吴秀波的事业尽毁,生活一地鸡毛,被曾经的loser弯道超了车。

也从侧面告诉内娱广大明星同胞。

一定要洁身自好,出来混的,总有一天是要还的。

A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