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安原书记蒲国案:下属被骂得一头雾水,送红包后就不挨骂了

发布日期:2022-04-21 10:37    点击次数:113

图为蒲国案庭审现场(视频截图)。 南充市纪委监委供图

“在蓬安县之前两任县委书记接连被查的情况下,蒲国弃守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但没有致力于修复当地政治生态,反而自身顶风严重违纪违法,让当地本就脆弱的政治生态雪上加霜。”

4月1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特邀相关单位工作人员,就四川蓬安县委原书记蒲国腐败案予以解析。

蒲国,男,1968年8月生,中共党员。曾任南充市顺庆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南充市供销合作社党委副书记、副主任,南充市供销合作社党委书记、主任,蓬安县委副书记、县长,蓬安县委书记,南充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等职务。2020年11月,被免去南充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职务。

南充市纪委监委第十纪检监察室副主任杨学艳介绍,蒲国案具有以下几个显著特点。其一,以收受红包礼金的形式敛财,大搞钱权交易。蒲国认为收“小钱”是红包礼金,不是违法犯罪,因此对“小钱”来者不拒,对“大钱”慎之又慎。本案中,蒲国除收受其非常信任的“铁哥们”蒲某全单笔300万元以外,其余大部分是在逢年过节收受的金额在3万元以下的所谓“小钱”。2015年至2019年,蒲国受贿次数高达379笔,涉案人员多达百余人。

其二,迷信风水鬼神,理想信念缺失。蒲国不信马列信鬼神,不信组织信大师。在蓬安任职期间,安排风水大师为自己算命,到其办公室和住所看风水,并随身携带风水大师给其画的“护身符”,以求官运亨通;甚至在听闻组织对其审查调查后, 浙江赛永实业有限公司还前往寺庙烧香拜佛,祈求菩萨保佑他平稳着陆。

其三,不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污染一方政治生态。蓬安县之前两任县委书记邹平、袁菱先后被查处,政治生态受到严重破坏。组织任命蒲国担任蓬安县委书记,希望他能重构蓬安县政治生态,然而,他却辜负组织信任,对全面从严治党工作不抓不管,对巡视巡察发现问题未彻底整改,自身要求不严不实,大搞权钱交易,导致本地区腐败问题高发频发。

南充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三级主任科员胡蒙指出,蒲国在担任蓬安县委书记期间,作为“一把手”,不认真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党建“第一责任人”责任,将主体责任落实在口号上,将决心停留在嘴巴上,唱功好,做功差。落实党中央和省委、市委全面从严治党相关精神仅仅停留在会议传达上,传达时将写好的材料念一遍,表面强调一下,就认为是落地落实了。摆花架子、做表面文章,自己不带头遵守全面从严治党各项规定,自身腐败,大肆收受财物。该县多名干部听闻蒲国爱财,争先恐后以拜年拜节等名义向蒲国送钱,带坏了队伍,败坏了风气,严重破坏了当地政治生态。同时,蒲国在收受相关干部财物后,对发现的这些干部的问题不处置。比如,蒲国在收受时任蓬安县财政局局长胡某某财物后,对胡某某的工作失职问题不处理、不追究。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2月,四川省纪委监委曾披露,蒲国到蓬安任县委书记后,总是批评某局局长周某工作不认真。一直正常开展工作的周某被骂得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后来她才明白,是因为自己没有给蒲国送红包。之后,周某就在那年春节给蒲国包了2万块钱的红包送去,蒲国收下了,第二年蒲国基本上大会小会上就没有批评她,所以她以后的逢年过节都会封个1万2万的红包去送给他。渐渐地,在蓬安,大家都知道蒲国喜欢收红包。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很多干部总想着和他拉近关系,逢年过节时都会给他送上1万、2万不等的红包。

四川省纪委监委还介绍,为了不断收受红包礼金,逢年过节、生病住院,蒲国都放出口风,借以大肆收受管理和服务对象所送钱财。调查查明,三年多时间里,蒲国一共收受80多名公职人员钱财共计200多万元。

后经查明,2010年至2020年期间,蒲国利用担任南充市顺庆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南充市供销合作社党委书记、主任,蓬安县委副书记、县长,蓬安县委书记,南充市政府党组成员、秘书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工程承建商蒲某全等管理服务对象或下属在工程项目承揽、资金拨付、职务调整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财物折合共计1013万余元。

2022年3月4日,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蒲国犯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00万元。目前判决已生效。